明星“减肥”,有什么可看的?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这个大家都很熟悉的网络流行语,讲述了这样一个现象: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中国很多城市涌现出了无数的健身房。健身正成为时代潮流。这背后是中国肥胖人数的不断增加。据统计,全球肥胖人数已上升至6.72亿,中国平均肥胖率达到12%左右,肥胖人口总数居世界第一。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身体意识,健身行业成为一个充满潜力的朝阳产业。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也针对健身的重点,推出了健身真人秀。现在有两个健身综艺节目在播出。一个是芒果卫视和米谷视频联合推出的第一个瘦身人生观察的国内真人秀《哎呀好身材》,一个是优酷推出的第一个身心回春60天的国内真人秀《头号型动派》。

《哎呀好身材》 VS 《头号型动派》健身综艺简介这两个节目并不是健身综艺的“首创”。早在2013年,CCTV-2就推出了一级《超级减肥王》,并推出了美国《The Biggest Loser》款。该项目由两名明星教练领导,14名“重量级”运动员参加了减肥挑战。节目采用淘汰晋级制,每周根据称重结果淘汰选手。每个赛季结束时,体重下降最多的球员将赢得超级大奖。2016年节目核心团队在江苏卫视推出《减出我人生》,与《超级减肥王》的模式基本一致。

《The Biggest Loser》是世界知名的减肥节目,很多国家或地区输出到《减出我人生》和《超级减肥王》的模式还是比较窄的。一方面是节目中的选手严重肥胖,在现实生活中属于少数群体。他们通过高强度训练快速减肥,观众代入感不足,难以产生共鸣。另一方面,业余综艺节目有一个天然的不足。他们没有明星有影响力和吸引力。于是,2016年,东方卫视推出的《燃烧吧!卡路里》开始向明星减肥转移,五星力争在10周内打造完美身材。之后更有明星减肥/健身节目,比如2016年优酷的《拜拜啦肉肉》,两队挑战疯狂减肥游戏;2017年米米视频《Battle!好身材》,每期两位明星嘉宾健身PK;2018年,米米《加油好身材》,明星带健身私教科学健身;腾讯视频2018年《明星健身房》,12个明星大咖秀出了自己的极限部位,现场设立明星私教班… 《哎呀好身材》和《头号型动派》,不同于以往的健身综艺。《哎呀好身材》嵌入了湖南卫视这两年的观察综艺模式。该节目邀请了乔杉、凌萧肃、娜奥米和克里斯托等四位明星参加。观察室由杜海涛和钱峰主持,也会有四位嘉宾到场观摩。

在《哎呀好身材》的观察室,钱峰、颜如晶和沈受邀入住同一栋别墅(“兴东部落”),通过60天的专业健身训练和科学的饮食配方,帮助明星们实现自己的减肥需求。

《头号型动派》嘉宾入住《运动部落》明星《减肥》看的两个节目是什么?比较小的健身综艺节目能“普及”吗?首先,“瘦身”明星真人秀挺有意思的。大多数观众不关心一个业余客人是如何减肥的。换个明星会引起一点八卦心理。毕竟在大众的普遍印象中,明星们对身材和形象的要求都非常高,看起来“想瘦就瘦”,没有太大的减肥麻烦。但是在真人秀中,明星们暴露了他们完美设计背后的一面。原来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贪婪,和“嘴巴闭不住,腿走不动”一样烦恼。这种对比是戏剧性的。像《头号型动派》《红诗仙》中的凌就是一个典型的大食客,酷爱冰棍,最高纪录是吃13个连;乔杉是许多普通中年男人的缩影,因为他们不能推开娱乐,喝得太多,变得臃肿.明星的烦恼也能击中很多人的健身痛点。

凌是典型的吃货,克里斯托也给人印象深刻。水晶身材完美,不需要外力催她减肥。她作为《哎呀好身材》的标杆而存在。节目中,通过Crystal,观众可以直观的看到——明星的好身材,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比如少吃。Crystal的早餐只是一份鸡蛋蔬菜沙拉。其实我没吃几口。叫“少吃多餐”;我在片场给工作人员点了炸鸡,她却看着别人吃,假装已经吃过了,这叫“精神饮食”。最后,她被诱导只吃了一点点滴滴豆。

水晶的好身材真的很“硬”。我很想吃炸鸡,但我只撕了“一扔肉”。比如我充分利用每一次碎片化的时间做运动。早上倒立在床上醒来;上妆时做杠铃运动;工作之余,我会一边在浴室里做2个小时的常规护肤,一边做各种运动;睡觉很辛苦,还要用一大排灯护肤……这是Crystal典型的一天:除了工作和睡觉,我不社交,不玩游戏。这个记录本身既八卦又有故事,真的很让人佩服。节目播出后,Crystal在微博上热搜。当然作为健身综艺节目,传达健康合理的健身理念也应该是节目的核心目标。这是节目的另一个亮点。不用说,肥胖更有可能导致各种身体疾病,尽管肥胖是个人自由

,但让身体保持在标准里,的确更有益于健康。但是,也有很多人片面地将健康理解为“瘦”,以为“瘦=健康”,为了瘦不择手段,结果反倒因瘦弱引发了一系列健康风险。像《头号型动派》中,沈梦辰的身材应该是很多人羡慕的,171cm,51kg,但她骨骼肌和体脂肪都低于标准,体能极弱,是属于那种不够健康的瘦。《头号型动派》的出发点便是,在专业健身教练和饮食专家的指导下,实现“健康地瘦”,具有一定的科普性和实用性。 沈梦辰虽然瘦,却不够“健康”《哎呀好身材》虽没有专家指导,但它标榜的是“哎呀好身材,健康好生活”,经由对明星生活的观察,倡导观众将健康的理念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综艺感”决定成败只是,如果健身类综艺纯粹地呈现明星的健身生活、科普健身理念,那么坦白地讲,它很难出圈。虽然健身是趋势,但离全民健身还有一大段距离;并且,惰性是人的天性,口头上喊着减肥/健身,实际上根本迈不开腿的人到处都是。因此,单纯从做节目角度考量,迎合观众的本能,是最容易的成功的——比如绝大多数人都热爱美食,所以节目中有美食,关注度就高;绝大多数人也不会排斥帅哥美女、娱乐、八卦,节目中如果有粉红泡泡,也容易有话题。也就是说,健身类综艺,如果将重点放在“健身”上面,那么它基本就是小众的;但如果将重点放在“综艺”上,放大节目的综艺感,它就具备了出圈的可能性。《哎呀好身材》充分把握了这一要义。节目利用了时下流行的观察类综艺的模式,就是很聪明的选择。嘉宾们的室内观察,既可插科打诨,也可以对真人秀内容做必要的信息补充。再比如杜海涛一再调侃的,《哎呀好身材》是一档隐形的吃播节目,节目虽然强调健身,但健身之前,浓墨重彩地呈现嘉宾饕餮美食的过程,能把观众看馋了。像凌潇肃,以试吃吃遍菜市场,“吃嘛嘛香”。而美食,从来都是没有门槛的。除此,节目在一些环节的设计上,也充满悬念和趣味性,比如先导片的“美食鸿门宴”,起承转合就是一出好戏。签下“健康生活承诺书”后的碰到雷区后的惩罚,也是来真的。 《哎呀好身材》许多环节设置,有综艺感最新的一期甚至成了“情感剧”,无论是王大陆与张天爱的甜蜜互动,王菊与黄柏钧的一起健身,凌潇肃与发小们历久弥坚的友谊,还是乔杉与妻儿的温馨相处,既能满足观众的八卦欲,也非常打动人。 《哎呀好身材》将健身渗透到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借此窥探明星的私生活可以说,《哎呀好身材》先是一档好看的综艺节目,然后才是一档健身主题的节目,因此豆瓣口碑不错,反响热烈。《头号型动派》侧重于科学性、专业性,更像是纯粹的健身类节目,跟以往的同类型节目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但《头号型动派》未能解决的是,专业性与实操性之间的矛盾。之前市面上出现的多档限期减肥类节目,事实证明,都不具备实操性,很多嘉宾要么减不下来,要么节目里减下来了,之后又反弹了。尴尬的是,钱枫在《哎呀好身材》里担任观察员,之后又在《头号型动派》里当起了减肥嘉宾,一边在别墅里减肥,一边又利用其它工作之余吃吃吃,感觉自相矛盾。而钱枫从《我家那小子》就嚷着要减肥,然后减了又迅速反弹(简直是我们素人的日常……)。《头号型动派》之后,他真能减下来吗?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钱枫同时出现在同期播出的两档减肥节目中与此同时,《头号型动派》也没处理好专业性与综艺性之间的矛盾。节目流程也比较无聊。几个嘉宾同住一栋别墅,除了一起健身外,之间并没有特别的联系与互动,也没有明星私下生活状态的过多曝光。为了制造综艺感,在塑身专家的指导下,嘉宾必须进行一系列的强制性动作,比如入座前需要做20个深蹲,别墅内只要有音乐响起就必须要跳舞。但嘉宾的执行多是“玩玩”的心态,这就导致他们的动作完成勉强而尴尬,儿戏化了。节目“不够好看”,市场反响也比较冷淡。总的来说,健身类综艺丰富了综艺节目的形态,拓宽了综艺节目的类别。追求专业性也无不可,但它若想走出小众化的命运,还是得在“综艺感”上多下功夫。 责任编辑:张喆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